新闻动态
具体服务项目
行业资讯
法律法规
精选案例
  联系我们

上海电话:021-61311758  
上海手机:13816362658   
地  址:上海市徐汇区乌鲁木齐中路近安福路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当前位置:首页 > 精选案例
婚姻的终结始于孩子一句话
更新时间:2016/4/27 18:50:29 浏览次数:201
 
“凌阳,我问你小冉是谁?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和她同居,而且还叫她老婆!你这么做,把我和凌玲放在了哪儿?”
  金陵城市区的一家咖啡馆里,马芸萱紧紧抿着嘴唇盯着对面她的丈夫凌阳声色俱厉。
  “原来你都已经知道了,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小冉是我的女人,我叫她老婆自然是要娶她!至于你和凌玲,离婚后你会知道的!”
  凌阳脸色淡然的看着马芸萱,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波动,坦然的仿佛在说一件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事。
  “离婚?你居然要和我离婚?为什么?”
  听到凌阳的话,马芸萱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她完全没有想到好不容易找到凌阳,他竟然会提出离婚。
  马芸萱原以为凌阳会感觉愧疚,会祈求原谅,却从未想过他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凌阳的做法深深伤害了马芸萱的心,背叛了他们之间五年的婚姻。
  “你既然那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她怀孕了,而且怀的还是个男孩!一个儿子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想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凌阳慢条斯理的端起面前的咖啡放在唇边浅啄了一口,抬起头瞥了马芸萱一眼,轻描淡写的开口回答。
  “凌阳,你这个混蛋!”
  急怒攻心的马芸萱随手抓住桌面上的热咖啡,泼向凌阳。
  深褐色的咖啡在半空中滑过一道弧线,浇了凌阳满头满脸,看着凌阳慌乱的用餐纸擦拭脸上咖啡的狼狈摸样,马芸萱没有一点喜悦,有的只是难过和失望。
    她和凌阳结婚五年,直到现在才真正看清楚凌阳的为人。
为了一个儿子,他居然要抛弃同甘共苦五年的发妻和三岁的女儿,这样的男人根本就是人渣中的人渣。
要不是女儿前一天晚上女儿凌玲无意间说漏嘴,或许马芸萱还一直被蒙在鼓里。
“贱人!你想烫死我吗?”
“是!我恨不得你去死!”
面对凌阳愤怒的质问,马芸萱丝毫不让,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在一起,无形的硝烟悄悄在咖啡馆里弥漫开来。
原本正悠闲喝着咖啡的客人听到两人的争吵声,不禁齐刷刷的看了过来,所有人都显得很好奇。
坐在咖啡馆靠落地窗位置的一个原本正低头看着手中文件的英俊男人,也在这时候抬起头来。
当他看到和凌阳针锋相对,满脸愤怒的马芸萱,他的脸上瞬间充满了错愕和惊喜。
“马芸萱?怎么会是她?”
马芸萱和凌阳的争吵并没有因为其他人的目光有丝毫消停的迹象,反倒愈演愈烈。
马芸萱直视着面前脸色铁青,缓缓抬起手掌向她的脸扇过来的凌阳,倔强的没有躲闪,她要亲眼看着凌阳扇她耳光,他要睁大眼睛看清楚凌阳此时丑恶的嘴脸。
眼看着凌阳带着破空声的手掌离马芸萱的脸颊越来越近,马芸萱的脸上露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凌阳真的要打她,他竟然毫不在乎这些年马芸萱为他的付出,这一刻马芸萱的心彻底的死了。
可最终,凌阳的巴掌还是没有能落到马芸萱的脸颊上。
在最后关头,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掌,稳稳抓住了凌阳的手腕,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两人的耳畔响起。
“在公众场合打女人!你这种人还真够无耻的!”
“我打自己老婆关你什么事?你给我滚开!”凌阳怒视着忽然出现在马芸萱身旁的英俊男人,嘴角抽搐着,用力想要抽回手,可对方的力气大的惊人,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徒劳。
“该滚的人是你!”英俊男人猛地一扬手,凌阳顿时一阵重心不稳,蹬蹬连退好多步,及其狼狈撞倒了一张桌子上,毫无形象的跌坐在地上。
原本桌子上的两杯咖啡翻倒在他身上,他黑色的长裤顿时湿了一大块。
凌阳清楚的看到咖啡馆的客人看他的轻蔑眼神,恼羞成怒的他站起身挥舞拳头向着那个英俊的男人冲了过去。
他必须打倒这个男人,才能一雪耻辱,才能挣回刚刚丢掉的面子。
可惜他实在是太弱,还不等他的拳头挥舞到英俊男人的脸上,一只穿着光可鉴人黑色皮鞋的脚就印在了他的肚子上。
这一次凌阳比之前还要狼狈,一连撞翻了好多张桌子这才仰面倒在了地上。
他身上原本就已经沾了不少咖啡的衣服此时已经可以挤出咖啡来了。
凌阳很狼狈,很难堪,甚至有些无地自容。
他知道不是那个英俊男人的对手,又不想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挣扎着站起身他手指着马芸萱和那个英俊的男人,放了一句狠话。
“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你们给我等着!”
凌阳狼狈不堪的走了,在他走出咖啡馆的一瞬间,咖啡馆里的客人们发出了一阵开心的哄笑声。
“还好吗?”英俊的男人转头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我没事!谢谢你!对了,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英俊男人,马芸萱心里充满了感激和好奇。
其实从这个男人出现的第一时间,马芸萱就在打量他了。
他留着一头干练的短发,单眼皮,高鼻梁,薄嘴唇,下巴略尖,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穿着一套合体的黑色西服,浑身上下充满了成熟男人的魅力。
这个男人让马芸萱感觉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想不起来。
“当然!”英俊男人的回答干脆而又剪短,却没给马芸萱任何提示。
“真的吗?”马芸萱的目光在英俊男人的脸上来回的扫视着,渐渐的面前这张英俊成熟的脸和记忆中那张略显稚嫩的脸庞重合在一起,马芸萱的嘴巴也在这一刻张的老大,“你……你是莫晓峰?”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你还会记得我!”莫晓峰嘴角微扬,似笑非笑的看着马芸萱。
“你……”
莫晓峰的话让马芸萱气息一滞,她忽然有些后悔认出了莫晓峰。
莫晓峰明显就是在揶揄她,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幕,马芸萱忽然觉得有些无地自容,如果有可能她真想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们也好多年不见了,聊聊?”
莫晓峰缓缓拉开身旁的一张椅子,优雅的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不好意思,今天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说完这话,马芸萱迅速转身往咖啡馆外走去,她要逃离这里,和莫晓峰这个曾经的追求者待在一起只会让她更加难堪。
就在她转身那一个瞬间,莫晓峰一把拉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干……干什么?”马芸萱迅速从莫晓峰的手里抽出手腕,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略显慌乱的问。
“没事,给你张名片!有时间咱们聚聚。”莫晓峰面无表情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名片夹取出一张烫金名片递给马芸萱,转身往角落里一张咖啡桌走去。
马芸萱手中捏着莫晓峰递过来的名片,看着莫晓峰冷傲的背影,苦笑着转身跑出去,拦下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她并没有发现在她出门的那个瞬间,正在旁若无人往前走的莫晓峰忽然停下脚步转过了身子,目送她上了出租车。
直到马芸萱乘坐的出租车彻底消失在视线中,莫晓峰怅然若失的摇了摇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刚坐下,一个的满嘴胡渣的男人就走过来坐到了他的对面,冲他挑了挑眉,“老莫,刚才那个女人该不会就是你口中一直说的马芸萱吧?我看……也不怎么样嘛!”
“是吗?看样子我可以省一笔钱了!”莫晓峰笑着点点头,将桌面上的文件收到了随身的公务包里,迅速起身。
“等等!你这家伙什么意思?我可告诉你,刚才那么多双眼睛可盯着呢!你别想赖!”
见莫晓峰要走,胡渣男伸手挡在他身前,一脸不满。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依然那么爱计较!我有事先走了,赔偿的事以后再说!”说完莫晓峰推开胡渣男的手快步出了咖啡馆。
“喂,喂,你还没赔我的损失呢!”
已经坐进黑色路虎驾驶室的莫晓峰转头冲他挥了挥手,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一直追到咖啡馆门口的胡渣男看着莫晓峰的路虎缓缓融入车流,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嘟囔了一句,“这家伙……”
出租车上,马芸萱表情复杂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深吸了一口气苦笑着将名片丢出了窗外。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回到杨城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接凌玲回家,吃完饭,马芸萱正打算叫女儿去洗澡,摆在茶几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电话是凌阳打来的,马芸萱只是简单看了一眼,便随手挂断了电话。
她现在没有心情和凌阳通话,更没有那个精力。
可凌阳明显没想要放弃,电话接二连三的打了过来,最终烦不胜烦的马芸萱拿起电话走到阳台,抿着嘴唇接通了电话,冷冷的问了一句。
“凌阳,你到底想干嘛?”
“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不管你答应不答应,这个婚必须离!”
“你混蛋!”马芸萱气得一把将手机摔在了地上,下一刻手机四分五裂。
离婚这个字眼,对马芸萱来说很陌生。
从和凌阳在一起的第一天开始,她想的就是和他白头到老,甚至两人还约定这辈子都不提离婚,可谁又能想到仅仅五年时间,一切就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当初信誓旦旦说要陪她一辈子的凌阳不仅在外面有了女人,让那个女人怀了孕,现在还恬不知耻的跑来要和她离婚。
这种背叛对马芸萱的伤害可想而知了。
就在马芸萱摔完手机后不久,阳台的推拉门被一个瘦小的身影拉开,看到一脸好奇的女儿,马芸萱赶紧收拾心情,强装笑脸走过去摸了摸凌玲的小脑袋。
“凌玲,你怎么来了?”
“妈妈,你在干什么呀?”
凌玲看了一眼地上四分五裂的手机,抬起头好奇的看着马芸萱。
“没什么,刚才妈妈不小心把手机掉地上了!时候不早了,妈妈带你去洗香香睡觉觉好不好?”
凌玲还太小,很多事马芸萱并不想让她知道,这是她能想到唯一对凌玲的保护。
从那天凌阳打电话来后的好多天,凌阳再也没有给马芸萱打过电话。
马芸萱和凌玲的生活再度恢复了平静,如果不刻意去想,马芸萱甚至以为凌阳已经忘记离婚这件事了。
可直到她亲手收到法院的人送来的传票,她这才意识到凌阳从来也没有放弃过离婚。
手里捏着法院送来的传票,马芸萱因为凌阳的无情恨得咬牙切齿,可又无可奈何。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应诉,可这样等于是放弃所有的诉求。
不仅仅到最后她什么都得不到,还会失去凌玲的抚养权,想到要和女儿凌玲分开,马芸萱就心疼的无法呼吸。
最终她决定应诉,不管如何她都要夺回凌玲的抚养权。
距离法院开庭的日子越来越近,而马芸萱还没有找好律师。
不是杨城没有好的律师,而是她没钱。
结婚后,马芸萱就一直在家当家庭主妇,完全没有收入,生活开销全部依靠凌阳。
现如今凌阳要和她离婚,肯定不会再给她生活费,至少离婚前不会。
这样的马芸萱的律师费就没有着落了。
无奈之下,马芸萱只能申请法律援助。
可当她看到司法局委派来为她辩护的律师时,马芸萱彻底傻眼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莫晓峰这个她最不愿意见的人。
“没想到这么巧,申请私家侦探调查的竟然是你!先自我介绍一下,莫晓峰,锋行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莫晓峰拎着公务包站在门外,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冲马芸萱伸出手来。
莫晓峰越是轻描淡写的态度,让马芸萱越是感觉难堪。
她不信莫晓峰在来之前不知道是她申请的法律援助。
去司法局申请法律援助的时候她填写了非常详细的个人资料,莫晓峰作为司法局委派来的辩护律师不知道委托人的信息这可能吗?
既然如此,那他现在说这种话又是什么意思?
揶揄吗?还是嘲笑?
上一条:没有了
下一条:调查怪异妻子的秘密
 
手机:13816362658 传真:021-61311758 E-mail:dci163@163.com
典成(上海)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乌鲁木齐中路近安福路 沪ICP备13018152号